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神马电影网smaww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1-23 03:20:37  【字号:      】

1先前斗戏之时,崔老道趁着没人注意,起身离座溜到戏台侧面,四下里一看,瞧见有七八个手拎食盒的小伙计,身边还放了两个酒坛子。当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溜过去跟那几个伙计搭话。不出他所料,戏班子讲究饱吹饿唱,戏子上台之前很少吃东西,散了戏才开饭。黄老太太特地吩咐山下的饭庄子,备下好酒好菜,让小伙计送到后台,犒劳这一众“戏精”。崔老道有心登台降妖,又不敢用身上的道法,想起还带了一件“法宝”。提起这个东西可厉害了,天津卫“七绝八怪”当中有个卖野药的金麻子,祖传秘方配出的灵药,可以打鬼胎、戒大烟,俗名叫“铁刷子”,比泻药还刚猛,可以说缺德到家了。崔老道是行走江湖的火居道,做生意从不挑三拣四,挣钱的活儿全应,算卦相面、抽签解梦、降妖捉怪、开坛作法、上梁动土、画符念咒,没有他不行的。打鬼胎也是一门生意,哪家的闺女与人私通搞大了肚子,家中为了顾全脸面,就说这是怀了鬼胎,找个走江湖的二老道作法,外带来两包打胎的野药。双方心照不宣,谁也不会说破。因此,崔老道身上常年揣着一包“铁刷子”。他自己不会配药,也是在金麻子手上买的,趁小伙计抻脖子瞪眼往台上看的当口儿,偷偷将一整包药粉倒入了两个酒坛子,不论多大的道行,一口酒下去就得打回原形。打那以后,王宝儿有了正经的事由,捡了秫秸秆儿就往这个水铺送。不过秫秸秆儿这东西不禁烧,加上他年纪小、嘴又亏,单薄得跟张纸似的,一趟背不了多少,供上这两个通膛的大灶,一趟两趟可不够,从城里到城外,一天来来回回往返七八趟。寒来暑往、顶风呛雪,吃的苦就甭提了。好在两位老板也是忠厚之人,又是住一条胡同的邻居,用谁的秫秸秆儿不是用,倒不如照顾照顾这个苦孩子,时不常的还多给点儿。王宝儿从小苦命,将人情世故看在眼中,懂得知恩图报,闲时经常去水铺帮忙,生个火、看个灶,给人家打打下手,有什么活儿干什么活儿。赶上不忙的时候,两个老板找地方歇着,就让王宝儿盯着买卖,知道这孩子人善心正,手也干净,不会昧钱。如此一来,王宝儿尽管日子还是又穷又苦,好歹不用讨饭了。

自古道“兵听将令草随风”,督军一声令下谁敢不听?满营兵将一口大气也不敢出,大眼儿瞪小眼儿就这么干等着。纪大肚子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两眼直勾勾盯着营房外的大雨一言不发。直到入夜时分,这场大风雨才过去。纪大肚子传令下去,二次提出人犯,立即执行枪决。在场的军官面面相觑,各朝各代也没有夜里处决人犯的,那可说不定真会出什么乱子,但在纪大肚子的虎威之下,谁也不敢多言。接令提出人犯,绑到法场之上。白天这场雨下得不小,好在军营地势高,雨水存不住,脚底下却不免泥泞不堪。一众人犯有的是逃兵,有的是土匪,在泥地中跪成一排,心里头没有不骂的:“哪有这么折腾人的,这跟枪毙两次有什么分别?”中国首艘两栖攻击舰下水费通一肚子苦闷,又没个对策,想不出如何下手。如果抓个活人,只要不出天津卫,尽可以调动缉拿队,手到擒来不在话下,走阴差抓鬼他可没干过。常言道“隔行如隔山”,这两件差事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勾不到飞天蜈蚣的三魂七魄,如何交得了差?转念一想:不对,捉拿飞天蜈蚣之事,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兜了,馊主意全是崔老道出的,要死也得拉上这个垫背的,这叫“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就这么讲义气。窝囊废打定主意,顾不上回家,直奔南门口找崔老道。当天半夜,一长一短两条黑影蹿至银子窝路口。前边是王宝儿,怀中抱着那只癞猫,后边一瘸一拐的是崔老道,身背宝剑,手持拂尘,既然来护法,架势可得摆足了。两人如同做贼的,蹑手蹑脚贴着墙根儿走,只恐被人瞅见。因为那个年头没有穷人说理的地方,万一让人撞破此事,往官面儿上一报,县太老爷准得把玉鼠收了去,献到皇上驾前,升官发财换纱帽,谁管一个算卦的瘸老道和一个捡秫秸秆儿的穷孩子的死活?神马电影网smaww没等费通开口,朱砂脸老道来至费通近前,打了一个问询:“阁下可是为了捉拿飞贼而来?”

神马电影网smaww且说阚三刀命人请来黄老太太,毕恭毕敬地让到主位上坐定,点烟倒酒自是不在话下。大白天不得喝茶吗,怎么喝上酒了?黄老太太就好这一口,一天八顿,睁眼就喝,平时拿酒当水喝,嗜酒如命。阚三刀将崔老道指点纪大肚子在督军府门前摆放一把扫帚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他一门心思认为这是崔老道损他的邪法,越说心里越来气,站起来围着黄老太太转了三圈:“纪大肚子欺人太甚,本来我俩一东一西各不相干,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哪承想这个大肚子蝈蝈几次三番想找我的麻烦,不仅刨了我的祖坟,还搬过来天津卫的崔老道,布下阵法败我气运,还望大仙显些神通,给阚某人指条明路!”再看黄老太太,这个相儿大了去了,在太师椅上盘腿打坐,闭着眼“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袋,紧接着二目一瞪,猛地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地说道:“崔老道这个损王八犊子,不给他整点儿厉害的,他也不知道黏豆包是干粮,你瞅我整不死他的!”说罢叫当兵的搓碎烟叶填进烟袋锅子,又倒满杯中酒,连干三杯酒,猛嘬三口烟,脑袋往下一耷拉不说话了,接下来全身一阵哆嗦,鼻涕眼泪齐下,猛地睁开双眼,再开口如同换了个人。窦占龙越说越气,点指崔老道的鼻子怒骂:“仨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的玩意儿,天雷击顶、五马分尸的牛鼻子老道,干出这等没皮没脸没王法的勾当,你拿什么赔我的玉鼠?”纪大肚子抬头看了看天色,正是烈日当空,又扫视了一番法场,见二十余名人犯横列一排,一个个均是五花大绑、双膝跪地,眼上蒙着黑布罩,开枪的执法队也已到位,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即开枪行刑。纪大肚子这个督军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到了节骨眼儿上真有官威。只见他面沉似水,一张大脸都快耷拉到脚面上了,连话也不说,只是点了点头,虽然没出声,可比高喊三声更让人胆寒。军官明白督军大人的意思,领命转身,高声传令。法场外围备下三尊铁炮,炮兵听到长官发令,当即拽动绳子头。三声震天动地的“追魂炮”响过,在场之人听得个个胆寒。执法队的军卒“哗啦啦”拉开枪栓,纷纷端枪瞄准,眼瞅着子弹就要出膛。正当此时,法场上刮起一阵狂风,霎时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吹得人左摇右晃睁不开眼。原本是艳阳高照,顷刻乌云翻滚,天黑得跟锅底似的,伸手不见指,回手不见拳,咫尺之外看不见人,那还怎么枪毙?带兵的军官只得传下令去,先把人犯押起来,以防他们趁乱逃走。

崔老道会耍无赖,他烙铁头也不是省油的灯,你能躺我也能躺,看谁先起来!当时往地上一倒,并排躺在崔老道旁边。周围的人全看傻了,打架见得多了,没见过这个阵势,他们二位唱的是哪一出?两个大活人,这是要并骨不成?窝囊废心里边打怵,差事还得干,要不然何必走这一趟?当下稳住心神,踮起脚凑在窗口前往里瞧,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知道此地不可久留,片刻不敢多耽搁,壮着胆子开口招呼道:“我说掌柜的,有人没有?”扯着脖子叫了半天没有回应,他寻思刚才当蛤蟆鞋的女子一声不吭,把东西往里边一扔,接了冥钞就走,可能是这地方的规矩。可他身上没东西可当,总不能把手上的灯笼押了,那就回不去了,猛然想起怀中揣了十个恩庆德的肉包子,正所谓当官不打送礼人,当即把肉包子取出来,将荷叶包解开,捧在小窗口前晃了晃。敢情这当铺里也是一群馋鬼,当时只听“咣当”一声,大门从中打开。费通探头探脑往里边看,但见当铺之中灯影昏暗、阴气森森,直挺挺地站着几位,看穿着打扮有掌柜的、有写账的,还有几个伙计,手中各拿毛笔、算盘,一个个面色苍白,脖子底下的刀口兀自渗血。费二爷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蹭着步撵走进去哆哆嗦嗦地说:“各,各,各位爷台,您得着吧。”周围异常安静,夜色狰狞得让人只觉手脚冰凉、脊梁沟发麻。屋门打开后,远处的费通也感觉到了血腥之气,一挥手说了声:“搜!”众巡警往各屋搜查,可了不得了。这户人家满门男女老幼全被抹了脖子,一个活口也没留,到处是血,惨不忍睹。费通走进正房大门,借着月光找到灯绳拉了一下,“咔嗒”一声,吊在房梁上的电灯亮了。费通再看,正厅壁上用鲜血画了一条张牙舞爪的大蜈蚣,此时血迹未干,顺墙壁往下淌,看得费通身后一众巡警头发根子直往上竖!一股子凉气从费通天灵盖直透脚底板儿。要搁以前赶上这样的血案,窝囊废早撒丫子溜了,不过他当上巡官以来,或许是官威加身,遇到事可比以前稳当多了。费通理了理思路,定了定心神,派人跑去官厅上报。神马电影网smaww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