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达酷电影网魔女斗勇者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19-12-11 21:29:50  【字号:      】

费二爷摆足了派头,气哼哼地问道:“敢拿我的话当放屁是吗?让你换块案板子还等明天是吗?明天一早我还得专门过来检查你换没换是吗?合着你给我安排上了是吗?”如此僵持了许久,费通听得义庄中的声响已绝,外边传来鸡鸣之声,坛子中的黑豆也见了底。他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心说:“这可行了,好歹躲过了这一劫,估摸着天马上就亮,白蛇是不是已经走了?”棺材里头再舒服,他也不想躺了,托住棺盖往旁边挪,刚挪开一尺宽,湿答答的蛇芯子就舔到了他的额顶。窝囊废大吃一惊,忙把棺盖合拢,口中不住咒骂:“天杀的长虫,敢装鸡叫诓你费二爷!”窝囊废紧闭双眼不住发抖,再也不敢往屋外看了,可又怕白蛇进来,只得半睁半闭拿余光去瞥,口中一个劲儿念叨,观音菩萨、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如来佛祖,满天神佛求了一个遍。他回到蓄水池警察所已经是后半夜了,经过这一番折腾,离天亮就不远了,过不多时,只听得鸡鸣声起。费通再一回头,屋外不见了白蛇。他仍躲在桌下没敢动,直到东方已白,才哆哆嗦嗦地爬出来。此时已有五六个来得早的巡警,在外屋有说有笑。费通失魂落魄地从里屋出来,众巡警忙起身敬礼,费通也顾不上许多,跌跌撞撞地直奔家中。到了家门口,“咣咣”砸门。费二奶奶开门出来,见费通一脸狼狈,立时挡在门口,张牙舞爪破口大骂:“你个缺德嘎嘣儿死不了挨千刀的,三十里地没有人家——狼掏的忤逆种,一宿没回来上哪儿调戏妇道人家去了?看你这脸上让人挠的!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当了两天屁大点儿的官你就找不着北了,二奶奶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窝囊废心里边打怵,差事还得干,要不然何必走这一趟?当下稳住心神,踮起脚凑在窗口前往里瞧,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知道此地不可久留,片刻不敢多耽搁,壮着胆子开口招呼道:“我说掌柜的,有人没有?”扯着脖子叫了半天没有回应,他寻思刚才当蛤蟆鞋的女子一声不吭,把东西往里边一扔,接了冥钞就走,可能是这地方的规矩。可他身上没东西可当,总不能把手上的灯笼押了,那就回不去了,猛然想起怀中揣了十个恩庆德的肉包子,正所谓当官不打送礼人,当即把肉包子取出来,将荷叶包解开,捧在小窗口前晃了晃。敢情这当铺里也是一群馋鬼,当时只听“咣当”一声,大门从中打开。费通探头探脑往里边看,但见当铺之中灯影昏暗、阴气森森,直挺挺地站着几位,看穿着打扮有掌柜的、有写账的,还有几个伙计,手中各拿毛笔、算盘,一个个面色苍白,脖子底下的刀口兀自渗血。费二爷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蹭着步撵走进去哆哆嗦嗦地说:“各,各,各位爷台,您得着吧。”休闲吧桌椅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几个回合下来,黄老太太真让崔老道唬住了,脑门子上直冒冷汗,心说:“这牛鼻子口气也忒大了,吹牛吹得没边儿。”酒席宴上这场暗斗,旁人虽没看出什么究竟,黄老太太却自知输了个底儿朝天,当时火往上拱,手里的烟袋锅子往桌上“啪”地一摔,顿时楼上吹过阵阴风。别人没在意,二层本就是四墙凭空的阁楼,吹过一阵风算什么?崔老道无意中一抬眼,可了不得了,就见黄老太太身后影影绰绰是只大黄鼠狼,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毛色黄里带白。崔老道这才看出来,以前见过这只大黄鼠狼,竟是自己捉来对付董妃娘娘的那只。他心下吃了一惊,眼神这么一错,又不见了黄老太太身后的黄鼠狼。达酷电影网魔女斗勇者“别扭”说:“小的我可说不上来,我师父乃半仙之体,朝游三山、暮踏五岳,不是去太上老君的兜率宫讨几颗金丹吃,就是去太乙真人的金光洞下几盘围棋,也说不定正在镇元大仙的五庄观吃人参果呢。”

达酷电影网魔女斗勇者这其中有两个巡警,善会欺上瞒下、溜须拍马,整天跟在费通屁股后边转,花言巧语、端茶点烟把费二爷哄得挺美。费通本就是这路货色,也愿意吃这套,一来二去将此二人当成了心腹爱将,经常带在身边。这两人一个姓夏,人送绰号“虾没头”;另一个姓解,绰号“蟹掉爪”。列位看官圣明,光听这俩名字,也该知道什么成色了。虾没头生就一张大长脸,细高挑,水蛇腰,平时就是弓腰驼背,站直了三道弯;蟹掉爪是个矬胖子,秃脑袋,走起路来赛过皮球,两只小胖手一左一右摆来晃去。3崔老道却反其道而行之,凭着脸皮厚,摇头晃脑,不紧不慢,这可比什么都气人。他也看出来了,他越不着急,窦占龙就越是暴跳如雷。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之规,以不变应万变,随你怎么骂,我就是不生气,你能奈我何?

纪大肚子不听这套,他征战多年,杀人如麻,刀下亡魂无数,还不是该吃吃、该喝喝,升官发财娶姨太太一件也没耽误,子弹看见他都得拐弯儿,当时骂道:“全是他娘的酒囊饭袋,让你们杀几个该死的鬼都前怕狼后怕虎,还怎么打仗?你丈母娘个腿儿的,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地了?给老子杀!”副官不敢再说别的,领命下去照办。一旁的崔老道见状暗暗称奇,却也不便多言。纪大肚子传过军令,见时候不早了,从头到脚穿戴齐整、别枪挎刀,骑上高头大马,率领卫队出了督军府,耀武扬威来到城外的军营。营门口两队军卒雁翅排开分列左右,见督军的马队到得近前,齐刷刷打了个立正。纪大肚子来到教军场上翻身下马,早有人在上风口监斩的棚子里边摆设太师椅,桌子上瓜果、点心、茶水、烟卷齐备,一众军官簇拥着纪大肚子坐定。指挥行刑的军官出列敬礼:“午时三刻已到,请督军下令!”崔老道住在督军府这些天,一天三顿饭,外加一顿夜宵,山珍海味没少招呼,撑得他一天得蹲八次茅房,该过的瘾都过足了,也没少往外跑,吃了不少济南城的小吃,再吃点儿什么好呢?忽然一拍脑门子,不如来他一顿涮锅子,鲜羊后腿切成薄片,沸水里一滚千万别老了,夹上来蘸足了麻酱、腐乳、韭菜花儿,那多解馋。纪大肚子一听这有何难,吩咐人速去准备。在八仙桌子上点了一口特大号的铜锅,底下多添炭火,把锅中水烧得翻花冒泡。督军府里的厨子手艺好,羊肉片切出来薄得跟纸似的,夹起一片放在眼前,可以看见对面的人影,齐齐整整码在盘中,那叫薄如纸、勺若浆、齐似线、美如花,往水里一滚这就能吃,不腥不膻,鲜嫩味美。崔老道抖擞精神,一口羊肉一口烧酒,左右手紧忙活,转眼二斤羊肉片下肚,吃了个滚瓜溜圆,酒也没少喝。纪大肚子等崔老道吃饱喝足了,这才说起阚三刀门前又挂了三面金镜,这个阵法怎么破?纪大肚子一边安排人前去天齐庙搭台,一边让手下去邀角儿,搭台好办,无非是损耗些人力、物力,够不上什么。可是找遍了济南城,却没一个戏班子愿意来。倒不是阚三刀使的坏,只因两大督军搭台斗戏的消息不胫而走,可把这些个唱戏的老板吓坏了,靠唱戏抢地盘定胜负,谁敢接这个戏?唱得不好,军阀头子一瞪眼,项上人头就得搬家;唱好了也不成,这边是得意了,那边怎么交代?那边也是带兵的督军,一样的兵多将广,找由头弄死一个唱戏的,比捏死只臭虫还容易,合着横竖都是死。但是谁也不敢当面回绝,督军找你唱戏你敢不去?先抓起来给你灌上一碗哑药,下半辈子你也甭想再唱了,这还是好的,遇上不讲理的,拉出去就毙了。当面不敢说不去,可都在背后想主意。懂行的去找白马汗,按照戏班里的说法,找匹大白马,越白越好,用铜钱把身上的汗刮下来,掺在水里喝了,当时嗓子就掉了,说行话这叫“倒仓”;或者找块马掌泡水喝,也有同样的效果。不懂的也有办法,人参炖狗肉多放辣椒,就着烫热了的白酒,最后来碗王八汤溜缝,全是上火的东西,吃完别说嗓子了,牙花子也是肿的,嘴都张不开,根本唱不了戏。纪大肚子的手下也有主意,没有唱功戏,咱来场面戏行不行?扎长靠、踢花枪,三张桌子摞好了,来几个“下高”,全凭身上的绝活儿,不用嗓子也可以要下好儿来。怎知这些个武生、刀马旦更狠,抄起桌子上的茶壶就往脑袋上拍,给自己来个满脸花,没了扮相还怎么上台?由此可见,当时做艺的人们为了吃口安稳饭,得有多不容易。达酷电影网魔女斗勇者




()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