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456电影网官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2-27 21:08:41  【字号:      】

王宝儿谢过崔老道,立刻去买金鱼。那会儿卖金鱼的小贩往往是推着车走街串巷,车上大盆小缸,里边是各色金鱼,什么虎头、泡眼、珍珠、绒球,全是常见的,一边走一边拉长声吆喝“卖大小金鱼嘞”,比唱曲儿还好听,为了让一街两巷的人听见,出来买上个三条五条的,回家哄孩子玩儿。如若等着卖金鱼的上门,那叫守株待兔,指不定得等到几时。王宝儿真是赔钱赔怕了,受穷等不了天亮,就把水铺关门上板,跑去鸟市买金鱼。说怎么不去鱼市呢?皆因鱼市和鸟市不同,鱼市大多在城外河边,只卖“拐子、胖头、鲫瓜子、鳎目、黄花”之类吃的河鱼、海鱼,金鱼是玩物,想买金鱼得去鸟市。离得也不远,出北大关锅店街有一处鸟市,应名叫“鸟市”,可不仅卖鸟,花鸟鱼虫应有尽有。王宝儿来到鸟市上东瞧西看,见路边有个卖金鱼的,面前摆着三个洗澡用的大木头盆,里边游来游去的全是金鱼,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不过金鱼这东西不好挑,为什么呢?它游来游去待不住,刚看上一条,正要下抄子,一眨眼就不知道游哪儿去了。王宝儿急得抓耳挠腮,卖金鱼的也着急,没见过这么挑的,捞一条差不多的不就得了?简短截说吧,一买一卖费了老鼻子劲儿才从成堆的金鱼里择出一条。也不知王宝儿是慧眼识珠,还是命中注定有这场富贵,挑的正是前边说的那条“望天龙”,全身上下红似烈火,背覆金鳞,说是金鳞,也不可能金光闪闪,日头底下细看,稍微挂几点儿金,这就不简单了。捞到一个粗瓷碗中,倒上半碗清水,王宝儿如获至宝,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回到水铺,连鱼带水倒进门口的大缸水中。什么叫海阔凭鱼跃,一缸水养一条鱼,摇头摆尾这么一游可就撒了欢儿,王宝儿自己看了也觉得挺好。从此开始,水铺的生意还真就一天比一天好,周围的住户又都上这里打水来了。过了个把月,欠的房钱还上了,手头也宽裕了。费通的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上半尺,马上改了口:“吃什么不忙,这楼底下太吵,我们还是上楼吧。”反正掌柜的吩咐过了,又不用跑堂的掏腰包,顺水人情何乐不为。当即请一众巡警上至二楼,找了个雅间落座,上好的香茶沏了一壶。跑堂的又问费通吃什么,这句话问了好几次,窝囊废倒不是故作深沉,只是真把他给问住了,他一脑袋锅巴菜,哪知道整桌的酒席有什么,只得觍着脸问跑堂的什么解馋。跑堂的说:“您不如尝尝咱会仙楼的八珍席,总共八八六十四道菜,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煎炒烹炸样样齐全,酒也给您配好了,烧黄二酒论坛子上。”费通赶紧咽了咽口水,一拍大腿说:“得嘞,就它了!”冯六说:“我给您找着个房子,再没有比它合适的了。”

等到这阵大雨过去,围观人等也散得差不多了,众民夫继续干活儿。费通让巡警们全员出动,持枪带棒日夜坚守,倒是没再闹出什么乱子,足足用了三天,终于把韦家大坟彻底迁完,又挨家挨户地搜查,丢失的陪葬之物大多得以追缴。韦家得知费通舍命护棺,又看在费胜的面子上也没深究,这桩差事好歹办成了。费通从中捞了一票,请手下这些弟兄上大饭庄子吃了一顿,喝得颠三倒四。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没敢回家,想跟警察所对付一夜,晕头转向往蓄水池走。正应了看热闹的那句话,费通趴在死人身上,惹了一身的晦气,合该他走背字儿,半路可就撞邪了!62s正当此时,王宝儿的猫叫了一声,循声望去,癞猫身上的癞疮纷纷脱落,掉了一层皮似的,哪还是之前的癞猫,鼻尖和四爪雪白,通体皆黑,双眼在月光下直泛金光,正所谓“四足踏雪不为奇,踏雪寻梅世所稀”!没等二人回过神来,踏雪寻梅金丝猫已飞身蹿上了门楼子。上边那只玉鼠着实吃了一惊,吓得从檐顶上掉了下来,落地摔了一个四分五裂。再看门楼子上的踏雪寻梅金丝猫,没捉到玉鼠,望了望天上的明月,竟不回顾,一路蹿房越脊而去,转眼不见了踪迹。白袍人说:“咱的主子来了,你我出头之日不远矣。”456电影网官费通见金甲神将拿住了肖长安,立即冲上前去,掏出走阴差的批票,开口大喊一声:“肖长安!”飞天蜈蚣肖长安出道多年,在大江南北作案无数,常与官差打交道,可谓见多识广,却不知阴差办案的路数,突然听得费通叫他,虽然没敢应声,但是抬头看了一眼,这一下就让阴司大票勾上了三魂七魄。一阵阴风卷过,飞天蜈蚣肖长安化为一缕飞灰,眨眼踪迹全无,隐在云雾中的大手也旋即不见。费通瞧了瞧手上的阴司大票,上边已然多出一行小字,正是贼人肖长安的生辰名姓,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可把这件案子销了!正自得意,忽觉身子一沉,脚下落空,合身往下一扑,已然到了洞口之外,朱砂脸老道还在原地等他。

456电影网官正待悻悻而归,身后一声辛苦,二荤铺里指迷途,有如拨云见日;书接上回,且说张瞎子借窝囊废之手结果了飞天蜈蚣肖长安,尸首交到巡警总局。阳间的案子销了,阴间的案子却还没结,只得把走阴差的批票交给费通,命他勾来飞天蜈蚣肖长安的三魂七魄,否则就拿他去“填馅儿”。那位问什么叫“填馅儿”?说白了就是拿窝囊废的小命凑数。其实张瞎子也是吓唬他,俗话说“阳间有私,阴世无弊”,生死簿上勾的是肖长安,要他窝囊废没用。可是费通胆小怕事,真往心里去了,由打城隍庙出得门来长打了一个唉声,恨不得找块白布往脸上一盖——死了得了。刚当上缉拿队的大队长,这官职可不小了,还没来得及抖一抖威风,捞一捞油水,却要去走阴差,这也太晦气了!

来人长得又凶又丑,三角脑袋蛤蟆眼,脚穿五鬼闹判的大花鞋,额头上斜扣一贴膏药,有衣服不穿搭在胳膊上,只穿一件小褂,敞着怀,就为了亮出两膀子花,文的是蛟龙出海的图案,远看跟青花瓷瓶子差不多,腰里别着斧头把儿,绑腿带子上还插着一把攮子。往当院一站,前腿虚点,后腿虚蹬,缩肩屈肘,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头似仰不仰,眼似斜不斜,总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让人看着顺溜的地方。就这等货色,周围没有不认识他的,诨号“烙铁头”,乃当地有名的混混儿,以耍胳膊根儿挣饭吃。当年为跟别的锅伙混混儿争地盘,伸手抓起烧得通红的烙铁直接按自己脑门子上,迫使对方认栽。“烙铁头”一战成名,这么多年在外边恶吃恶打,恨不能飞起来咬人。走阴差的张瞎子是眼瞎心不瞎,江湖之内也还有几个过得着的朋友,城里城外什么事也瞒不过他。据他所言:费通之前带队巡夜,在大刘家胡同枪打飞天蜈蚣肖长安。这个飞贼挨了一枪,带伤而逃,凭着艺高胆大,稳稳当当躲到了一艘花船上。这个船一不打鱼,二不渡人,说白了就是漂在河上的窑子。船上顶多有一两个妇道,终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舱中做皮肉生意,既省下了房钱,还能保证不犯案。一旦遇上巡警盘查,便立即摇船离岸,等巡警搭乘小艇追上来,里边的妓女、嫖客早把衣服穿好了,来个“提上裤子不认账”,愣说自己是渡河的船客,任谁也没辙。飞天蜈蚣连夜上了一艘花船,吩咐船老大将船驶入南运河,借水路逃往外省。此贼自负至极,有仇必报,心里一直琢磨到底是谁打了自己的黑枪。伤愈之后回到天津城,稍一打探,就发现自己的案子早就轰动坊间,老百姓传得神乎其神。许多人说飞天蜈蚣独来独往纵横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在天津城大刘家胡同被蓄水池警察所巡官费通打了一枪,丢了半条命不说,更是吓破了贼胆,再也不敢回来作案了。还有人说费通放出话来,说别的地界他管不了,只要飞天蜈蚣踏进天津城,准让此贼有来无回,也让他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肖长安气得火冒三丈,心中把这姓费的祖宗八代卷了几百遍。走江湖的性命可以丢,名头却不能倒,既然打听出带队巡夜的是费通,这一枪之恨就记到窝囊废头上了。肖长安发下重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一般人意图暗算他人,必然先暗中查访,摸清对方的出入行踪,找个合适的时机下手。肖长安用不着,一来他艺高人胆大,自知对付窝囊废这路货色绰绰有余;二来他身上有旁门左道的邪法,不必按常理出牌。456电影网官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